婚禮顧問就是婚禮活字典,助新人完成夢幻婚禮

婚禮顧問就是婚禮活字典,助新人完成夢幻婚禮

紅毯前的幕後工作者 促幸福產業再升級
第1680期 發表日期: 2018-06-13

【專題記者林宸佑、劉芳妤、謝羽蓁、謝佩如綜合報導】

婚禮進行曲響起,新人步上紅毯,準備和另一半廝守到永遠。但根據內政部結婚登記對數統計,2017年約有13萬8000對新人,相較於2011年減少約16%,創七年來新低。在新人對數減少情況下,台灣的婚禮幸福產業該如何轉型,度過這波「少新人化」的浪潮呢?

1 /婚禮瑣事多 婚顧來處理

自己辦婚禮 vs. 婚顧辦婚禮

微塔於2005年結婚,當時選擇自辦婚禮,拍婚紗、訂喜餅及餐廳、訂婚及結婚所需的禮品和物品等婚俗都得自行處理。「真心覺得想結婚的人,如果沒錢或怕麻煩者,可以去公證就好了」,微塔談起傳統婚禮的籌備過程,只能以「累」字來形容。微塔建議,新人若想有場浪漫婚禮,卻又無法抽空籌備,可以考慮交由婚禮顧問公司安排。

2015年結婚的Vicky起初也打算自辦婚禮,但在拍攝婚紗途中,遇見婚顧公司人員,Vicky考量夫妻因工作難以有時間籌辦,再加上不熟悉婚俗,最後決定交由婚顧公司籌備婚禮。Vicky分享,婚顧公司協助他們從迎娶、訂婚、拍婚紗到婚禮各項流程設計,「找婚顧對我來講方便很多。」


職業放大鏡:婚禮顧問的一條龍服務

不少民眾常將「婚顧」和「婚禮主持」混為一談,聆聽幸福婚禮顧問薇琪解釋,主持只是婚禮中的一個環節,統籌整場婚禮的角色才是婚顧。她也談到,現代人生活忙碌,難有時間籌辦婚禮,新人可能連飯店、婚紗攝影、新娘秘書都不知從何找起。因此薇琪說:「新人一旦萌生結婚念頭,就可以找婚顧洽詢。」婚顧能提供從求婚、提親到婚禮設計與規畫等一條龍服務。

提親的中間人 婚顧搭建溝通橋樑

「提親」是新人訂結婚前都會碰到的課題,薇琪說到,有些新人更是在提親時,才第一次與雙方父母見面。而婚顧能在提親時,針對不同家庭背景、長輩個性等因素,調整溝通方式,協助新人雙方父母間,達成對於婚禮儀式的共識。

薇琪談到在提親中,雙方家庭必須確定訂親日期,接著決定訂婚與結婚是否需分開進行,宴客餐廳也必須談妥。此外,文定儀式需備妥的禮品、大小聘金額(註1)、喜餅盒數也都必須在提親中一併確定。若遇到較在意婚俗的長輩,婚顧就必須帶頭討論更多細項。薇琪舉例,由於新人訂親時有許多親友在場,有些長輩會在意檯面上的小聘金額。這時就需要婚顧帶領,讓新人雙方父母對小聘金額達成共識,「雖然尷尬,但如果不談好之後就會有問題。」

註1:聘金為傳統上,男方為感謝女方父母對妻子的養育之恩,備給準岳父母的養育金。聘金又分為大聘、小聘,大聘主要提供購買嫁妝使用;小聘又被稱為「做衫錢」或「乳母錢」,提供新娘添購衣服或報答女方父母對新娘的辛苦栽培。
瑪莎計畫婚禮顧問婚顧總監瑪莎表示,婚顧在提親中扮演第三者角色。當家庭間出現意見分歧,婚顧應先聽完雙方意見,再透過其專業立場進行分析,建議雙方較為可行的做法,「這個吵架就會被撫平」。瑪莎補充,現在許多年輕人不懂婚禮禮俗,因此擔任婚顧的另一項任務,便是傳承傳統婚俗。

婚禮活字典 助新人完成夢幻婚禮

當顧客上門洽詢婚顧服務時,瑪莎計畫婚禮顧問婚顧總監瑪莎表示,他會先詢問顧客,對於婚禮是否有特殊需求。若顧客對婚禮沒有任何想法,他就會進一步了解新人的愛情故事,試著從故事中找出婚禮主題。他舉例,新人雙方若都熱愛打高爾夫球,便可以辦一場以高爾夫球為主題的婚禮。

「婚顧是專業的,我們腦子中已經都有資料庫。」薇琪談到,她會根據新人所喜愛的婚禮風格、婚紗攝影的氛圍,推薦合適的婚禮業者供他們選擇。瑪莎也提及,目前他與十多家的新秘與婚攝合作。瑪莎都曾配合過這些廠商,他也能依照自己的經驗,告知新人該廠商的專業度,「幫新人減少後悔的可能。」


客製化婚禮需求增 婚顧宛如魔術師

大葉大學婚禮企劃暨節慶管理學士學位學程主任熊婉君觀察到,現今新人對於婚禮需求傾向更大彈性,創意客製化婚禮蔚為趨勢。Vicky分享,由於丈夫希望來場別於傳統的婚禮,他們便透過聆聽幸福婚顧安排,打造以「上海復古風」為主題的客製化婚禮。

在Vicky的婚禮中,不只有上海復古風格的場面佈置,為配合主題,伴郎們都穿著白色吊帶襯衫、頭戴帽子又打領結;伴娘們則身穿鑲著小蕾絲的改良式旗袍。現場音樂的編排夾雜中英文老歌,歌曲還和著黑膠唱片「ㄗ、ㄗ」的傳統音質;新人進場方式也經過特別設計,讓新人跳著復古歌舞劇進場,打造猶如美國百老匯般的夢幻婚禮。

薇琪也說到,曾有一對新人要求喜帖製成能貼在冰箱上的白板。她便去聯絡靜電貼紙廠商,將喜帖資訊印在貼紙並黏上白板。當婚禮結束後,撕掉貼紙便可以讓民眾用白板筆紀錄事項。「所以不是喜帖樣本翻一翻就好」,民眾若要特製化,婚顧得設法滿足顧客需求。

不過「新人預算通常有限,但夢想都很大。」熊婉君認為,現今婚禮產業的活動規劃、風險管理與廠商鏈結較以往更為複雜。婚顧必須分析顧客需求,再和廠商協調方案,且必須在有限預算內,達到最滿意的效果。 因此,婚顧的溝通能力與整合能力愈顯重要。

熊婉君也說明,近年來新人已不偏好傳統包套方案(註2)。她解釋,傳統包套方案常以量制價,但結果卻不盡滿意。在現今容易取得資訊的世代,新人更傾向利用網路,尋找合適廠商或婚顧安排婚禮。此舉連帶讓各廠商有意與婚顧業者合作,也讓熊婉君認為,婚禮專業顧問諮詢者須瞭解基本攝影、彩妝造型才能夠建議新人適切廠商,以滿足顧客需求。

註2:即付一定價格,便可享有多重婚禮服務的行銷手法。例如:新人只要支付四萬元,便可同時擁有拍攝婚紗照及宴客攝影的服務。
斥資百萬客製婚禮 婚顧媒合能力大考驗

婚禮場地已不再侷限於傳統婚宴會館舉行,戶外婚禮或海外婚禮屢見不鮮,熊婉君說:「如何於非傳統場地設計活動特色,並創造回憶點,考驗婚顧的活動執行能力」。

瑪莎分享,他曾遇過一對在馬場相識的新人,斥資百萬希望能在馬場舉行婚禮。但馬場滿是泥濘,瑪莎談到在籌辦該場婚禮時,他必須考量賓客在馬場的舒適度,更要避免讓賓客直接踩在泥土上。瑪莎便聯絡地板公司,將木地板蓋在泥濘上,而後鋪上地毯,將馬場扭轉為婚宴現場。

除了地板公司,他更需要替新人接洽燈光音響公司、桌椅出租、外燴公司等廠商。「婚顧做媒合這件事情很常見」,瑪莎強調婚顧不只要媒合新人的想像,更要結合自身的專業,以實現新人心目中的婚禮畫面。

雖然民眾也能選擇自辦婚禮,但薇琪說:「做出來像什麼樣子就不一定。」她指出,辦理婚禮前,婚顧會先勘查會場動線、估算賓客人數及屬性,並評估場地能否呈現新人想像中的婚禮形式。如果場地不適合,婚顧便會以專業角度,提供新人更為合適的場地。畢竟有些民眾缺乏經驗,難以對整套活動流程設想周全。

婚顧「陪伴」成新人定心丸

  舉辦婚禮為人生大事,熊婉君提到新人與賓客皆希望過程美好且圓滿。然而新人在籌辦婚禮時,容易因為雙方處理事項分配不均而發生爭執。瑪莎強調,婚顧最重要的工作即為「陪伴」。他解釋,現代人工作繁忙,若同時處理婚禮事務,情緒容易起伏。此時,婚顧就需陪同新人消除煩悶。

熊婉君也指出,婚禮產業相較於一般服務業更不容馬虎,失誤常被放大檢視。因此,婚顧的細心度必須和活動執行力相輔相成。但薇琪說到,婚禮規劃得再完美,活動當天仍有可能出現小插曲。她因而會建議新人在婚禮當天,即使因外在因素影響婚禮進行,仍要享受其中,「有時候意外的插曲,反而會變成難忘的回憶。」

婚禮產業多角化經營成趨勢

面對新人對數減少以及競爭漸趨激烈的婚禮產業,熊婉君提及,不少廠商會利用既有資源,開啟多角化經營模式。幸福故事館婚禮顧問張華也提到,近年他們將服務向前延伸到單身聯誼派對;向後則延伸到寶寶抓周的家庭活動,期許能吸引客群回流。

不只婚顧產業必須延伸原先服務內容,婚禮產業鏈中的其他產業,如:婚紗業者、婚紗攝影師等,在國人審美觀及社會結構轉變下,也必須運用多角化的經營策略。

2/婚紗公司經營門檻高 多元服務成解套

愛國東路是台北著名的婚紗街,香榭大道時尚婚紗店副總經理蔡秀玲表示,婚紗業於民國80年代為鼎盛時期,當時路上有28間婚紗店,不過現在僅剩6間。蔡秀玲進而說明,近十年則因為少子化,再加上人口外移與台灣經濟不景氣等因素,幾乎所有婚紗店皆轉往多角化經營。

除了租借婚紗禮服外,他們也提供畢業禮服、晚宴服,或是提供二手禮服讓服裝科系學生改造,否則難以繼續營運。她更進一步指出,婚紗業者也多以異業結盟方式,如:與伴手禮業者合作,推出婚禮小物,幫廠商推銷業務內容。

蔡秀玲說明,台灣1980年代的婚紗店皆為單向經營,婚紗店僅提供租借或買賣婚紗、婚攝公司僅負責拍照、美容院則專門設計髮型。到1990年代,為方便新人辦理婚禮,婚紗店開始提供「結婚包套」服務,將禮服、攝影、美容跟美髮服務結合。

然而蔡秀玲指出,成立一間婚紗公司資本額高達一千五百萬元。不只裝潢要氣派、地點要漂亮,員工數也至少要12人以上,經營門檻過高,反倒促成坪數小、專業導向的各類工作室(婚攝、新秘等)興起。不少專業工作室依自身秉持的理念創建,讓婚紗風格與購買方式也越趨多元。

禮服帶回家 多用途婚紗成新概念

在台灣,多數新娘身上的婚紗常是租賃而來。一般而言,租賃一件婚紗的價格,落在4500元至25000元區間,價格差異因素包含婚紗品牌、新舊度、設計師或是否為當季新品。但Caspia LiLi婚紗工作室發現,仍有新娘希望留存結婚時所穿的禮服。他們因而希望提倡西方國家購買婚紗的觀念,讓新娘能以七千至一萬五千元的價格買下屬於自己的禮服。

Caspia LiLi婚紗工作室認為,婚紗並非只能出現於婚禮場合。他們提供上、下半身的時裝款禮服,方便民眾自由選擇搭配方式。像是民眾可以單買下半身的禮服,內裡為日常能穿的長裙,外層則套上兩層可拆式白紗。「因為紗的塑造力很好,用手順一順,就能製造不同線條」,讓民眾可依照場合做搭配。他們將時裝與禮服結合,並將禮服分成多種尺寸,讓購買禮服也能如同日常選購衣服,希望增加民眾挑選禮服的方式。

3/婚禮的紀錄者 捕捉平凡之中的浪漫

走在幸福的路上,總希望有人幫忙紀錄下最燦爛的時光,婚禮攝影師就擔任起紀錄新人幸福的要角。開設個人攝影工作室大東Photography的許東正,開業一年多來早已累積不少婚紗及婚禮現場攝影作品。

網路的發達使資訊傳播便利,許東正觀察到,民眾的審美觀逐漸改變。除了會比較不同攝影師的作品風格,更在意呈現給觀看者的內容。他解釋,以往的婚攝都是到單一地點或是棚內拍攝,新人的動作、姿勢以及燈光較為平庸。近年來的婚攝則分成兩種,其一為偏重時尚感的風格,另一種則走隨興自然風。許東正提到,有許多攝影師越趨喜歡在打光上做變化,透過打燈能打造變化多端的光影層次,營造充滿情感的現場氛圍。

許東正進一步指出,從事婚紗攝影必須非常了解人的肢體、知道各種姿勢會讓身體呈現的模樣,才能指導被拍攝者擺出最能展現體態美的動作。側拍婚禮現場亦為許東正的工作內容之一,他談到婚禮現場狀況多端,攝影師必須充分了解婚禮習俗及流程,才能及時找到適當的機位、角度,掌握每一個幸福的時刻。因此,不論婚禮現場或是婚紗攝影,皆須須熟知不同場景的地形、背景及光線特性。

打造鮮明個人風格 立足婚攝產業

許東正也自行成立婚攝工作室,並有配合的婚紗公司。他表示,他會根據婚紗公司的婚紗風格、品質及服務態度優劣,決定是否與這家廠商合作,再介紹給前來洽談的新人。許東正認為,要在多家婚攝工作室中走出自己的路,除了塑造強烈的個人攝影風格,「還是要把婚攝想成是服務業」。他也解釋,婚攝必須適時放下藝術家固有的堅持,重視顧客服務,才能吸引更多顧客。

婚攝必須熟諳許多細節,許東正提到,一次婚禮攝影價格大約會落在16000元到25000元之間,根據顧客不同需求增減價格;婚紗攝影則因攝影師不同、國內外拍攝、拍攝天數,而有不同價格,且價格浮動相當大,許東正表示,最高價格甚至可達十幾萬元。

然而許東正說到,近年來因相機取得容易、照相技術也更簡易,攝影門檻降低,更多人投入這項工作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會造成削價競爭,攝影作品品質參差不齊。面對削價競爭市場,許東正強調,婚禮攝影師必須要有個人特色,且不隨波逐流,堅持好品質,自然能在婚禮攝影產業中立足。

優質服務積口碑 顧客近悅遠來

新人對數雖逐年減少,但婚禮企劃學者熊婉君認為,新人對婚禮的花費,相較以往漸而提升,讓台灣每年百億元的婚禮產業整體產值維持穩定。瑪莎也提到,近年因少子化,原本花在多位小孩身上的結婚預算,會集中到較少人身上,一人的婚禮預算相對較高。他也補充,婚顧是靠農民曆吃飯的產業。「好日子一個月能接八到九場,壞日子可能就會一場都沒有。」

面對婚禮產業擴大服務內容,熊婉君指出,從事婚禮產業相關業者,應更致力取得客戶信賴。她解釋,在婚禮各項單一產業逐步整合為幸福產業鏈的趨勢下,婚禮業者須重視「品牌口碑經營」,才能吸引新顧客上門,亦有助於後續經營。
回到全部文章

聯繫我們

© 瑪莎計畫婚禮顧問|婚禮主持|台北婚顧推薦